追蹤
航路晝行日誌
關於部落格
Gordon&Gordon&Gordon
  • 18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釐清] 歷史這學科於我/大學

關於歷史系的問題 我覺得就像物理數學之於希碧,希碧在學習時是能夠理解數理並且從中獲得樂趣的人 而我在接觸歷史的時候也能時常有感到滿足的時候。 這個現象我覺得和高中的歷史老師有很大的關連。 就像國中的國文老師因為她高中的國文老師是個很厲害的人,因此讓她大學想要念中文; 就像老爸高中的數學老師在講授數學的時候散發出哲學色彩; 要是我國中的國文老師是個無趣的傢伙,在加上高中國文老師的雙颱效應, 我一定會養成"念中文的人盡是現代化石"這種偏見吧。 關於學習歷史感到的滿足- 國中時不覺得歷史有趣,因為那個課程內容的密度太低,被搞得好像真的是背科似的 純粹是因為包含很多人文知識才念的下去的。 高中的歷史老師在談吐之間帶著某種有條理、有透析感的歸納,此外是個十分理性的人。 相較於其他大部分有被教過的老師,她的升學色彩現在回想過去並不會使我反感 如果是在以考大學為目的情況下,她能提供非機械操作式的 在歷史這方面提升考試效益的指導。 單以進入大學(考進去)這件事情而言 如果下定決心做這件事情,那麼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是 如何用有效又紮實的方式確切的吸收那些被認為進入大學應該靈活掌握的知識 像我認為國文課文的註釋要一字不漏的背出來無法讓人靈活運用,是繞遠路的做法。 (對,我就是要把高中國文老師婊成渣,這是情緒性的) 大學入學靠的是紙筆測驗,紙筆測驗目前各科都站有一定比重的是選擇題 在這種框架下,把那些知識裝到腦子裡之後,就需要同樣的型態來檢視自己的吸收和運用程度。 可不可以以儒學地位的崛起做一份稍有全瞻的專題報告這件事情會次於 "和這個相關的題目分數可不可以拿到"這件事情 並不是說報告會不會做不重要,雖然我深深認為對一段知識的攝取走到最後必然需要走到"自己能夠有條理的說出來並且有所心得"的地步 但是大學入學的紙筆測驗走向不著重這個,所以在有限的時間內,這個能力的養成就被放在一邊。 不然我實在期待申論題在大學入學考試的出現和地位的提升啊 高中的歷史老師一樣給做題目,但是會把每個題目的核心主題分析出來 她並不把歷史操作成背科。 另一方面,受到這個影響後,歷史課本字與字之間的距離就越拉越遠, 於是就開始想知道 "A事件和B事件之間的轉折是什麼?" "讓素來關係不好的C國和D國聯合是因為背後涉及什麼利害關係嗎?" 之類的事情 閱讀了一些歷史讀物之後才第一次獲得 "明朝的流寇會出現其實和明朝對日本商人的貿易態度不是對等有關" "對十字軍東征的軍隊內部組成有了更鮮明的想像" 之類的訊息 歷史是透過閱讀,甚至有可能修改課本說法的科目(當然國文的課文賞析也絕非權威) 讀過相關讀物後,在進行到那段特定時代或解釋的時候, 可以理解那只是採用較一般較中間的說法,但是其中卻另藏著其他的什麼。 這也是歷史帶給我的樂趣之一。 現在之所以選擇歷史是因為發覺學習的對象是歷史的話可以帶來精神上的滿足和愉快 雖然不清楚歷史學的好的實際成效是怎麼樣, 但是我可以確定對於我的精神活動和知識攝取是有幫助的 至於念了歷史對我未來的謀生方式有甚麼增值這到還沒有想出一個自己覺得會樂於行之的道路。 對於中文系的猜想和自我整理是下一篇預定 現在能夠把"以考大學為目標"這種話說出來對我來說應該是很大的長進吧 不久前無論是心理還是生理我都沒有辦法允許自己這麼說這麼想 畢竟自覺因為受不了升學操作而離開學校→發現自己並沒有做自己當初希望做的(用不噁心的方式學習又兼顧自己的長處發展)因此在最後還是得用和學校沒什麼差的方法準備考試這種狀態實在是太悲哀了 休學兩年半來,要說我現在真正知道了些甚麼 莫過於自己的天真和懶散這件事情吧 其實我在此之前沒有認清局限,沒有和自己身處的環境有好的對應才會如此。 可以這樣檢討自己之後,接下來想要對一些人道歉。 雖然是小事情,但是卻曝露出我這個人實際有著的不堪想法。 雖然都是些沒做到好像也沒辦法讓人大聲罵出來的事情, 但是那些事情沒有處理好,我才知道我絕對沒有自以為的那麼成熟還是其他怎樣的 想要道歉,讓那些人知道我發現自己那時這麼做是不好的(即使如此這麼做只是為了挽回自己在他們心中的一點形象而已) 然後不再讓自己那樣胡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