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航路晝行日誌
關於部落格
Gordon&Gordon&Gordon
  • 18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記載):未經取消(一)

被窩裡的人悶哼了一聲,塑膠拖鞋還在和房門外的慈裝地板磨來磨去, 按門鈴的人還沒有上來,老爸的腳步已經在後陽台和隔壁房間之間來回了兩三趟。 兩分鐘後她起身,瞥了一眼時鐘:上午十點整。 雖然只睡了三個小時,但是可能是因為三小時前進行的『工作』的原因, 感到精神很清醒,柔軟度提升,皮膚也顯的咕嚕咕嚕的,立定跳遠兩公尺都沒有問題…當然,這只是『感到』, 事實上因為離開被窩,正在努力的和被窩外的冷空氣抵抗,即使坐起身來了還是把蓋在底下的毛毯拉到肩膀用下巴夾著被緣。 老爸又跑到隔壁房間裡面去巡視了,跟著塑膠拖鞋的聲音佔了起來,開始摺疊第一層被子, 疊好放在枕頭上,然後開始折下頭的毛毯,第三折的時候塑膠拖鞋來到房門前, 隔著房門板,她預測這時自己和老爸的直線距離只有一公尺, 「X.X.X,起來」命令語態同時敲了兩下那有脫離軌道嫌疑的木板拉門, 她只發出一聲悶在喉嚨裡頭的連要怎麼用文字表達都不知道的聲音。 三十秒後疊好被打開房門,工人還是沒有上來,不過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樓下傳來整備什麼的聲音。 這時候老爸站在客廳前面看電視,電視前的桌子已經被拉開了,為了要讓出可以讓工人走動的走道。 她來到浴室洗了把臉,正打算拿起牙刷的時候老爸正好又從客廳經過浴室門口進入不知道是第幾次進入的房間, 以為是工人進來了,仔細想想讓工人看見自己現在正在刷牙好像不太好(因為她並沒有關浴室門的打算) 於是漱了兩三口就先打住了。 還是沒有上來,距離初次摁門鈴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了吧, 老爸似乎也走膩了,於是回到客廳繼續站著看電視,她則走回房間,面對不知從何清起的窗邊櫃檯。 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清,於是又走回房門口,以還沒醒過來的目光看著客廳的電視。 「你好」工人上來了,對著站在客廳的老爸說,很快的他就發現一個女孩子站在比較裡面的房間門口, 身上穿著一套怎麼看都是睡衣不會有錯的紅色長袖長褲。 第二個工人上來了,比第一個工人略高,嘴邊的紅色也比第一位的鮮豔,朝老爸點了點頭, 連我都還沒有確認的就繼續回到樓梯間整理些什麼, 「恁這係艾………」出神之餘,老爸開始向工人確認些什麼, 第二位工人探頭進來回答,這時第一位工人已經先走到隔壁要安裝的房間檢視裡頭的情形了。 經過她面前時,她瞥見工人腳上還穿著室外鞋。 『裡頭的地可是木板地呀,進去都會赤腳的,再說冷氣要安裝的位置前面就是床,不可能穿著室外鞋踩上去吧?我的話,要是他們敢穿著鞋子進來我房間我一定馬上把手邊的東西甩到他們臉上。』 她還是站在原處,不想看窗台邊的東西。因為隔壁房間壞掉的冷氣管線有經過她房間的窗台的緣故, 工人要拆除的話勢必要有空間才行,只是在這個飽和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二的房間裡頭, 窗戶旁的櫥櫃檯面上實在不可能什麼都不放,塞上二十來本書是她目前處理這個空間的方式。 這時工人和老爸三人都在裡頭房間商量拆除舊的冷氣機的事了, 可能是詢問到主機吧,老爸說主機就在『隔壁房間』而已, 於是第二個工人走出來,因為還不想讓人看到自己房間裡頭的樣子, 她往旁邊的後陽台一指,什麼話都沒說。工人看見了,連忙低聲說了謝謝。 然後她就進房了,關上房門,審視房間內一圈。然後目光停留在一般人目光高度的書架上。 有一格書櫃的書前正好擺著便利商店裡就買的到的一包三十九元的盒裝食玩一大牌, 其中還包括了一座十公分高,足以讓●利大罵『不知羞恥的女人!』的◇美, 『這個比較顯眼』她心裡想著,於是把◇美轉了一圈,姑且麻煩她面壁。 然後看了看架上擺放著的書籍,漫畫和漫畫雜誌的數量是無法掩飾了, 但是有些標題比較麻煩的書譬如《女◎▲故事書》或《女教授■▽實錄》之類的書名 雖然自己不是同志也沒有做過應召女郎,但是在這種只是目光一閃而過連解釋都顯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情況下,能避免的還是盡量避免掉比較好。 她把一些自己覺得書名比較麻煩的書反過來放進書架。雖然《去公司上班》這種乍看之下沒什麼問題(事實上可能還是大有問題)的書名的問題可能要拿起來翻了才會發現, 可是還是神經質的反過去了。 處理完這些事情之後接著又回到房間門口看工人進進出出,老爸走來走去。 工人們很專心的工作著,沒有露出任何看似端詳的目光。 ——只是一般而言,要是預約平常日到府安裝的話,不都會是媽媽在家麼? 從那間房間的擺飾和照片看來應該也是老人家的房間, 怎麼倒是小孩和一家之主在家裡等著工人來裝冷氣? 一邊端詳別人的她心裡這麼預想著工人的OS。 『雖然沒有看出來,可是他們心裡一定會這樣感到疑惑。』 結束觀察之後她下了這個結論。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