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航路晝行日誌
關於部落格
Gordon&Gordon&Gordon
  • 18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老爸!麥克風:親愛的十八歳以上たち

我們(我們和你們以及老人們)一定都知道這是可悲的,所以跨過了那條線之後, 你們就獨自在自己的路上走著,擺脫了(一些)手,因為你們現在也和那些當你們還是我們時候蓋著你們的人一樣了, 至少你們有了當駕駛的機會,你們可以仗著自己找到很多打工或專職的工作,不管是不是可以做的很好,至少你們在條件上都符合了那些。 然後有了自己的錢(當然我可以理解那也不容易),可以找個自己的窩,可以脫離那些事情。 大家都急著脫離著,脫離著以前那個看似無知又無力的自己。 之後偶爾走著走著,會想起那個時候的自己。可是又怎麼樣呢?已經不會回來了,只會越來越遠。 仔細想想那個時候的自己多麼無知,多麼容易的令人擺佈,又多麼的自以為是,多麼的囂張。 現在的自己不該是這個樣子了,所以就刻意的疏離,疏離那個時間點不同的自己。 於是你們就開始會說:「真搞不懂現在的小孩子在想什麼」這種話, 會因為新聞炒作就相信學生國文能力低下是因為教改亂改, 怎麼個亂改法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盡會挑些旁枝末節無關緊要的事情來做文章。 某個學校髮禁還沒解除可是升學率特好就會讓你相信髮禁是對的。 因為你們以前也都天天頂著難看可笑的頭上學,大家都一樣努力。 可是現在的學生看起來漫不經心,整天只想些有的沒的,把自己的頭髮搞的跟鬼一樣。 你們是否想過你們的學生年代是怎麼度過的呢? 你們的年代沒有網路,沒有這麼多電視頻道,沒有這麼多的五花八門的刊物, 能禁的都禁了,能檔下來的都檔了,你們的生活是篩選過的,是被禁止過的, 雖然我可以理解我們這個時間點的人總是有很多辦法可以找樂子, 我那十歲的表弟是玩電動長大的,你們以前玩扮家家酒不也玩的很開心? 別老是和我說你們以前如何如何的比現在好,現在如何如何的不如從前, 對我來說那沒有意義,那個解嚴之前的時代我不曾經歷過,也不想。 你們總是把這些事物掛在嘴邊是不是只是想證明你們的身體比我們的在時間裡頭浸泡的還要久呢? 如果真的對現在的狀況這麼不滿,為何又要一邊抱怨一邊給自己的小孩這麼好的物質生活還期望他懂得節儉? 說是改變不了什麼的,如果可以改變,也早就不一樣了。 所以我相信我的老爸老媽不了解我心裡面很大很大的一部分。 我知道他們還是對我的習性了解的,譬如每次報分數的時候我總是報喜不報憂, 譬如今晚的菜要是沒有我特別愛吃的我就只會吃一兩碗飯, 譬如............ 可是光是知道這些不足以掌握(確實理解)我,我十七歲了, 你們用很多名詞描述這段時期,青少年期,狂飆期,叛逆期,各式各樣怪異,不自然的名詞(相信我,我的高中護理課本上就是列了一堆給我看) 這些告訴我你們覺得我們失控,忤逆,完全沒道理! 我可以理解因為是你們在"命名"我們,所以用的語態以你們為中心。 但是事實上對我而言是,我發現要吃什麼,要穿什麼,要去哪裡,要做什麼這些事情已經可以自己來,而且我會把它做的很好。 我不需要你們餵食,我可以自己煮或者是花錢決定我要吃什麼。我不能開車,至少我可以撘捷運轉公車到我想去的地方。 我在學校就讀,我參加活動,我有網路,我可以連接很多人,這些無法掌握性讓你們不安。 你們可能不安吃壞肚子拉我個半死不活,你們可能怕我今天出去就沒有回來,你們可能怕我交了你們不熟悉的人種。這些都有可能發生,何況我又是那麼的無知,對吧? 所以學校不開放外定午餐因為怕吃了拉死人要負責, 所以你們想到了宣稱了很多理由不讓我們在這個空間裡自由移動或自行發展。 學校真的是個好工具。 平常你們努力上班,我們則一早被送到學校晚晚才回來,嫌學校的時間不夠晚?有很多補習等著幫助你解決這個難題。 又可以幫你看小孩,又可以讓你的小孩跟著這個流動一直到大學畢業為止,這麼好的托兒兼育幼服務除了學校體制大該也沒有其他可以用如此便宜的代價換來了。 而且這種集體安親潮流又給了你們很多穩穩抓住我們的機會。 要考試了!唸書!為了你好!這種話有很多功用。 我明天要出門。我想拿錢買什麼。我社團有活動。 睡到幾點,看什麼書,想學什麼,這些種種事情只要你們覺得不妥,你們總是這麼說。 看過日本公立高中的影像嗎?那些大部分的老師千篇一率的官僚回覆和作事風格就是這種可悲的極端。 前年我曾經和家裡的人說我想學西班牙語,你們問我為什麼? 我說我看了一部電影覺得很感動, 你們說我英文的學不好了還想學西班牙語?你們說考完大學之後在學不行嗎? 我說那個時候我怎麼能保證我還想學? 不學最好,省了那個錢。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你們這麼說,我想我也會一直記得下去。 高一的時候班上有個同學,家住在附近的鄉鎮,回去的時候作捷運是順路的。 有一回我帶了一本美國人研究日本動畫的書,那次剛好兩個人在捷運上坐在一起, 我拿出了書在看,他看到了就和我借來翻,還問我可不可以跟我借書。 「我媽說到考完大學之前我都不能看這種閒書,要把心力都放在功課上」 他這麼和我說,於是我就在心裡想,不論以後他和我借什麼書,即使冒著書況損壞的危險我都要借。 這傢伙大該是班上的前十名,剃個小平頭。 這兩件事情可能在你們眼裡比起COSPLAYER還要有正面性。 或許有些人會說,喔 我知道學習和閱讀的重要,我也會給我的孩子那些。 可是我們被摧殘的文化呢?那個被你們稱之為次文化的東西呢? 你們瞧不起漫畫,瞧不起我們說出的話語,瞧不起我們的舞蹈, 瞧不起我們的歌聲,瞧不起我們的一切。 所以你們不聽,不看,不想,你們認為這些都會變的,只要某天我們察覺了我們自己當初有多無知的話。 因此,很多的政治造勢活動想要證明他們也很受年輕人的歡迎,或者是想要受年輕人的歡迎, 只要找些穿著寬大衣服的傢伙上去配著他們認為很年輕的音樂和跳著街舞就算數了。 只要是想要寫給我們看的廣告或口號或標語總是特別蠢, 最瞎?Cool翻天?蠢到爆?粉智障?這樣顯的對我們陌生的你們的可悲, 也讓我們看起來很膚淺。是的,這些用詞或你們的想像確實存在於我們的世界裡, 但是這些絕對是浮在表層的油。不要因為你們的視線只到此就認為我們也不過如此。 這些事情累積在我的心裡頭好久好久,所有的想法都像是塊龐大的"共犯結構"般理也理不清。 如果你是老師,你想不通自己的學生為什麼這麼愛脫,這麼冷靜不下來, 如果你是老爸,你想不通自己的女兒為什麼總是沉默, 如果你是我所謂的"你們",當你搞不清楚任何有關於我們事情的時候, 你們只需要努力且精準的回憶當你們還是我們的時候,在這樣的情況下的你們心底在想些什麼就好了。 雖然你們的"我們時期"在我看起來總是比我們壓抑,不過還是可以的,只要你們沒有忘記那個曾經存在於你們心底的聲音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